中国被当作三大威胁之首,另两大威胁是什么?

47 评论 加国无忧 51.CA 2019年5月17日 07:19 来源:来稿 作者:浩然

联邦保守党党魁谢尔发出了“五七指示”,将斗争矛头对准中国,称中国的崛起是对加拿大的三大威胁之首,他所说的另外两个威胁是什么呢?这其中反映了什么样的世界观?谢尔依然以冷战时期的、两极化的观点看待明天的世界新秩序,把它视为“大国势力的冲突”,好勇斗狠的理念是否把加拿大带入一个文革似的亢奋之中?

之所以说是“五七指示”,只不过是借用了中国文革时期的一个著名事件,更是因为谢尔党魁在蒙特利尔发表了一个政策演讲,时间就在2019年5月7日,大谈自己如果执政之后的外交走向。

三大威胁:“中国崛起”为首,比“恐怖主义”更严重

谢尔在演讲中,自然是大力批评总理杜鲁多,把当今加拿大所面临的所有挑战,都归结于杜鲁多的政策。随后他开始了对当前国际格局的分析:矛头首先指向中国。

谢尔在演讲中说:“在今天的地缘政治气候之下,加拿大在世界上的地位面临一些清晰的威胁:中国的崛起、俄国冷战心态的复燃、以及一些国家输出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(In today’s geopolitical climate, there are some clear threats to Canada’s place in the world: the rise of China, the re-emergence of Russia’s cold war mentality, and the states who export terrorism and extremism)”,谢尔认为这些就是对加拿大安全和繁荣的最大威胁!

看到这样的词语,不免让人感到非常的惊讶,谢尔党魁所列出的所谓“三大威胁”,中国的崛起被列为第一个,俄国第二,而谢尔眼中的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,竟然在中、俄之后的第三。把中国崛起和恐怖主义并列放在一起,不仅归属同类,而且认为中国是更大的威胁!

谢尔进一步声称,“首先,保守党庆祝华裔加拿大人的贡献,许多人来到这里,正是为了逃离他们在中国所经受的政治制度。我们认识到中国政府并不能代表它的人民。事实上,这正是问题所在。”

作为有意问鼎总理位置的反对党领袖,谢尔先生将中国的崛起看成是对加拿大的最大威胁,这一点似乎与美国总统的观点一致,也与保守党前总理哈珀接受美国右翼媒体采访时的观点类似,这就不难体会保守党推出的外交政策是什么导向。

在这一理念的引导之下,保守党反对当前政府将中国市场作为分散贸易的主要对象之一,反对政府与中国拉近关系,反对政府拒绝加入美国的反导系统,称这些举动对美国盟友造成紧张关系和不信任。保守党主张的所谓“重置”,就是宣称不要对中国再抱有任何幻想,而应该对中国采取“强硬”态度;把能关的大门统统关上;要加拿大从中国发起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撤资,即退出亚投行;要立即禁止华为……。

谢尔先生的这些奇谈怪论,对处理当前加中关系的紧张局势不仅于事无补,对中国方面构不成任何影响力,无助于帮助被扣押的加拿大人回国,更是小儿科式的狂妄鲁莽,犹如瓷器店里闯进一头公牛,对加中关系造成伤害,对加拿大经济、就业和民生造成伤害,对被捕加拿大人的安危造成伤害。当前困扰加中两国的孟晚舟事件,始作俑者是美国,加拿大在当前司法体制之下别无选择,谢尔自己也拿不出任何解决办法。但是谢尔的逻辑是很荒谬的,认为杜鲁多政府的“绥靖主义”对中国过于软弱,所以他要以对抗的方式对中国强硬,把门关上就能解决问题?

二元论、冷战的世界观,主张加强军备加入反导

谢尔好勇斗狠的处理方式,归根结底在于他如何看待新的国际秩序。他在演讲中这样描述冷战之后的未来格局:“在20世纪,自由遭遇了共产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有毒意识形态的对抗。 在21世纪,虽然对自由的威胁有不同的名称,但它们同样具有阴险。”

在谢尔眼里,以美苏两大阵营对抗之下的旧冷战结束之后,取而代之的不是多边主义和国际合作,不是以开放贸易、以规则为基准的国际新秩序,而依然是另外形式的两大阵营对抗之下的新冷战。这才是谢尔斗争哲学的思想渊源。

因为这样的新冷战思维,谢尔心目中只有两大阵营,选择就是不言而喻,当然要加入以美国主导的“阵营”,“加拿大不能做裁判,而要站在起跑线上”,当马前卒。因此他反对杜鲁多政府的立场,而主张效仿日本及韩国,加入美国的洲际导弹反导系统,此举将大力采购军备,这无异于穷兵黩武。

51官网微信 QR CODE
加国无忧微信
51官网微信 QR CODE
多伦多热点微信
分享
分享新闻到
微信朋友圈

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

0 评论 | 注册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