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拿大老夫妻手牵手同赴黄泉,儿孙在一旁观看

7 评论 加国无忧 51.CA 2019年5月24日 09:27 来源:本网征文 作者:黑米

最近看到一篇报道说,自加拿大将安乐死合法化后,有近7000名加拿大人选择使用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。原本结束自己的生命应该是个沉重的话题,我为什么还要点赞呢?

这还得从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一件小事说起。

我的一位表哥,他只比我大8岁,但他一直是我的人生楷模。应该说他的命运没办法再好了,初中毕业那年恰巧赶上恢复高考,因为当老师的父母在动乱年代一直以教他数理化知识为乐,结果他这个初中毕业生在父母鼓励下参加高考并一鸣惊人,进了浙江大学。本科还没毕业就拿到美国一所大学全额奖学金,成为最早出国留学的那一批,40岁就成了博士生导师。

天有不测风云,表哥在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被诊断患了肌肉萎缩症,几年来天南海北遍求名医,但没有一点效果,直到他卧床不起,他请求家人、医生帮助他结束自己的生命,并且愿意出具法律文书,但是最后一切都是徒劳,因为法律不允许。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生命一天天枯萎,最后连吞咽的功能都丧失了,受尽折磨,活得一点尊严都没有。

也正是因为表哥的影响,当加拿大安乐死立法的时候,我感到由衷的安慰。

亚当(Adam Maier-Clayton)

可能有朋友还记得加拿大27岁的温莎青年亚当(Adam Maier-Clayton),他患有一种罕见的精神病,从小就有焦虑、情绪障碍和强迫症的问题。他曾经形容说,随着年龄增长病情日趋严重,身体各个部分就像硫酸泼了一样的难受,只感觉越来越糟。他甚至不能多说话,说了就痛,因此他父亲与他交流时多用手势少说话,以减轻他的痛苦。他几乎吃遍了所有包括抗抑郁药和抗惊厥药,也寻遍了名医,找了不少专家咨询,尝试了各种各样的理疗,但毫无效果。

他说自己热爱生活,热爱生命,但他实在无法忍受了。他说他从未伤害过自己,从未自残过,也没有过自杀企图,但随着时光流逝,痛苦与日俱增,他在严肃地考虑了结自己的生命。

他生前一直努力希望政府修改法律,给他安乐死的权利,但他没有等到这一天,最终他不得不用非常手段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立法者可能是从好的愿望出发将精神病患者排除在安乐死的范围。但有时候现实就是这么残酷。我不知道加拿大选择安乐死的7000人中有多少是不符合条件的,我认为社会应该尊重每一个人的权利,哪怕是安乐死这样的沉重话题。

George Brickenden和Shirley Brickenden

最近看英文媒体报道一对相濡以沫73年的老夫妻同时安乐死的故事,我和他们的家人一样,为他们感到欣慰。95岁的乔奇(George Brickenden)和94岁的雪莉(Shirley Brickenden)做到了同年同月同日同时死。

白天里,老夫妇的子女不约而同地陪伴在他们身边。将近一个星期,远近的子女家人都赶回来汇聚在一起。大家聚在一起,有讲不完的话题可以分享。下午,他们如常出去走走,散步。这对老夫妇穿着长袍,喝着香槟,用了最后晚餐,吃了龙虾三文鱼。两位老人家与二十几位骨肉至亲聚集在女儿帕米拉的家,搞一场践行会餐。祝愿两位老人一路走好。大家在一起留下一张大团圆照片。

将近7点时分, 雪莉转身问她丈夫:你准备好了吗?丈夫则轻松地回答:好了,就等着你呢。73年前,他们踏步走向婚姻殿堂时,也是这样交换问候的。他们走进卧室,齐齐躺下,手挽手。两位医生在室内整理静脉注射的针管,插入他们的胳膊,伴随他们的是莫扎特、巴哈优美的旋律,还有苏格兰小调。这些乐曲都是应了雪莉的要求播放的。

雪莉在四十岁开始,因类风湿疾病困扰而受到折磨, 关节炎症发展到后来,一双手变成紫色的肿胀的爪子。连扣纽扣,整理衣衫都要乔奇在一旁侍候。

2017年,雪莉因着长期的病苦历史,医生同意她的要求。乔奇同时申请却被驳回。因为他的健康状况没法满足医助死亡的标准。乔奇上诉,也被驳回。雪莉决定忍受痛苦,等待乔奇也有资格接受医助死亡的方式。73年的婚姻,进出成双作对,谁也没有离开过谁,除开二战时期的分离。他们下定决心,要作生死鸳鸯。

“然而,奇迹发生了。他的健康走下坡路了,”雪莉笑呵呵地说开了。95岁生日当天,他昏倒在浴室里,他的心脏坏了。最终医生同意了他的安乐死请求。

我由衷地为两个老人的选择高兴,他们很清楚自己要什么,社会没理由拒绝。(图片来源:CBC)

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
■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,请勿转载此文 ■
51官网微信 QR CODE
加国无忧微信
51官网微信 QR CODE
多伦多热点微信
分享
分享新闻到
微信朋友圈

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

0 评论 | 注册

网友评论